您當前的位置 : 房產 >> 熱點聚焦
中國城市競爭力年度報告發布 探尋40年城市崛起六大成功密碼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時間:2018年06月25日
作者:

  經過40年的發展,中國城鎮數量快速增長與規模急劇擴張並存,城市人口驚人聚集與城市社會加速形成相依,可以說,中國城市已經從1978年的星星之火發展到2018年的燎原之勢。

  6月22日,在『中國城市改革開放40年學術研討會暨《中國城市競爭力報告No.16》發布會』上,中國社科院發布了中國城市競爭力課題組的第16次年度報告,今年報告以『40年:城市星火已燎原』為主題,由中國社科院城市與競爭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鵬飛為首席研究員,內地和港澳臺城市競爭力專家共同攜手完成。

  該報告不僅回顧了40年來中國城市崛起的宏大歷程,解讀了城市崛起的成功密碼,還分析了當前城市面臨的四項嚴峻挑戰。報告發布人倪鵬飛表示,在改革開放40年之際,總結中國城市的發展經驗,探討發展動力,對中國乃至世界的城市發展都具有重要的借鑒意義。

  現場,國家發改委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主任徐林直言,『40年,城市星火已燎原』這個題目特別好,他很同意『已燎原』這個說法。『改革開放40年有很多值得紀念、關注和總結的東西,但最眩目的可能就是中國的城鎮化。』

  中國人民大學首都發展與戰略研究院執行院長葉裕民則表示,今年的《中國城市競爭力報告》非常重視效率,同時很重視城市宜居競爭力和可持續競爭力,『這是在告訴各個城市,如果要提昇自己的競爭力,必須關注效率、關注宜居、關注以人為中心的經濟發展。』在她看來,這不只是一份報告、一項研究成果,這對全國城市發展都是非常好的導向。

  那麼,如何解釋中國城市的崛起?是否有規律可循?城市未來又應該如何發展?能否克服城鎮化『上半場』的諸多問題?我們試圖從報告中尋找答案。

  經濟格局:南北分化加劇

  邁入城市時代,中國城市在普遍崛起,但又並非『齊步走』,競爭力自然有高低。

  通過課題組的長期研究,按照指標最小化原則,報告構建了城市綜合經濟競爭力指數、宜居競爭力指數、可持續競爭力指數,對2017年內地和港澳臺294個城市的綜合經濟競爭力和289個城市的宜居競爭力、可持續競爭力進行了研究。

  從排名來看,2017年綜合經濟競爭力指數十強依次是:深圳、香港、上海、臺北、廣州、北京、天津、蘇州、南京、武漢;可持續競爭力指數十強為:香港、北京、上海、深圳、廣州、杭州、南京、武漢、澳門、成都;宜居競爭力指數十強則是:香港、無錫、杭州、廣州、南通、南京、澳門、鎮江、寧波和深圳。

  報告認為,經濟發展仍然是城市所有發展的基石。從十強城市的區域分布來看,總體分布格局與2016年基本一致,中部仍然只有武漢進入十強城市榜單,除此之外,其他城市基本都分布在長三角、珠三角、環渤海和港澳臺地區。

  倪鵬飛表示,中國城市的成功說明很多問題的解決必須是經濟先解決,經濟發展是城市一切問題解決的基礎。『這是中國40年崛起最重要、最成功的一個經驗。』

  在他看來,只有經濟發展起來把『蛋糕』做大了,纔可能更好地解決貧困、住房等問題,『如果「蛋糕」沒做大,最後也無法解決怎麼分配「蛋糕」的問題。』

  在可持續發展方面,《中國城市競爭力報告》課題組成員徐海東表示,總體來看,大多數城市對提昇可持續競爭力的熱情高漲,城市間可持續發展的競爭愈發激烈,中西部部分城市的可持續競爭力得到大幅提昇。其中,成都排名比去年上昇三位,首次進入十強榜單,成為西部地區在可持續發展方面的主要代表。

  就宜居競爭力指數來看,長三角地區、珠三角地區和港澳臺地區分別有6城、2城、2城入圍,包攬前十。對此,徐海東解釋說,中國城市間的宜居競爭力水平差異正在隨時間的推移不斷擴大,空間分化的態勢進一步加劇,『這也說明提高中國城市宜居競爭力整體水平,彌合城市間宜居競爭力差距,已成為當前中國城市發展過程中亟待解決的重要問題。』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香港、深圳、廣州、南京四座城市同時進入三項榜單的10強外,北方城市僅有北京、天津躋身『綜合經濟競爭力指數』單項榜單前十,南方城市表現無疑更為搶眼,這也印證了報告的判斷——中西部核心城市崛起,南北分化加劇。

  需要指出的是,由於今年初天津濱海新區宣布GDP『擠水』,天津的經濟競爭力或將大幅『受損』。

  人口流動:『北雁南飛』成為新趨勢

  本次報告也從城市視角對中國經濟集聚、人纔爭奪和產業遷移進行觀察,分析了40年來中國城市發展的特征。其中一個無法忽視的變化,是城市間產業空間重構,比如東中一體的趨勢日益加強。

  一方面,從城市群之間分析,制造業向中部城市群集聚,高端服務業向東部發達城市群集聚,非城市群內城市制造業向城市群集聚。另一方面,就城市群內部而言,成熟城市群內核心城市趨於高端服務業化,制造業向周邊擴散。

  可以說,經濟、人纔、產業等指標一直都是衡量城市『實力』的關鍵所在,特別是去年以來,各城市之間的『人纔爭奪戰』,讓城市之間的『要素』爭奪顯得愈發重要。

  就人口流動來看,中部地區人口持續回流,東中一體趨勢加強,『北雁南飛』成為新趨勢,城市間人纔大戰日趨激烈。

  『人口爭奪成為了城市競爭的新戰場。』當前,隨著中國人口紅利的耗盡以及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城市發展動力也變成了創新驅動型,因此,人的聚集尤為重要。『誰擁有了人口特別是人纔,誰就擁有在城市競爭中獲勝的最大籌碼。』《中國城市競爭力報告》課題組成員沈立說道。

  報告數據顯示,與以往的『人纔東南飛』不同,『北雁南飛』成為新一輪人口流動的標志性趨勢。在2013年~2016年,位於北方的6大城市群有3個城市群的人口增速出現負增長;而與之相對,位於南方地區的6個城市群人口平均增速明顯高於北方,長三角人口增速甚至高達4.97%。『這充分說明中國人口正由北方地區向南方地區流動。』沈立說。

  而在他看來,『北雁南飛』的主要因素在於兩方面。首先,經濟發達、產業密集的南方省份始終保持著對外來人口的持續吸引力。沈立解釋道:『特別是伴隨著制造業高端化、工業智能化趨勢的發展,對技術型人口需求不斷加強,人纔也隨之流動。』

  更為重要的是,隨著城鎮化水平的提高,人們對生活環境品質的要求也不斷提昇。因此南方省份生活、生態環境的優越,也是增強對外來人口特別是北方人口吸引力的重要原因。

  成功密碼:火種、春風與燃料

  放到更長的時間維度裡,更能直觀看到中國城市發生的變化。

  比如,從1978年的190多個城市和2000多個小城鎮發展到今天的600多個城市和2萬多個小城鎮,實現了數量的大發展和規模的大擴張;城鎮化率從1978年的17.9%提昇到了去年的58.52%;人均壽命從1978年的68歲提昇到2017年的76.5歲;城市微觀經濟和社會治理逐步邁向現代化……

  如此成績被稱為『奇跡』,更重要的是,『中國告別了城鄉一體的農業社會,經歷以農業為藍底的城鄉分割,到以城市為藍底的城鄉分割,正在走向城鄉一體的城市社會。』倪鵬飛說。

  問題是,為什麼中國城市的崛起是最近40年,而不是過去100年、400年?報告認為,根本原因簡單地說,就是改革和開放。具體來說,就是『釋放一個動力,通過兩個競爭,利用三個杠杆』。

  倪鵬飛打了一個比方:『一個動力』即行為主體追求自我發展的原動力,這種自利追求,可以看作是中國城市星火燎原的『火種』;『兩個競爭』即市場競爭和政府競爭,猶如『春風』吹起火種;『三個杠杆』則是全球分工、農民務工人員、非農集聚,可視為『燃料』。

  他特別提到,不僅地方政府間的競爭是推動中國崛起的重要原因,中國政府與世界其他國家政府之間的競爭,亦對中國的崛起非常關鍵。

  『至少在過去40年,重要的決策都非常正確,包括戰略目標、戰略路徑、改革目標、開放目標等。在參與全球競爭中我們是受益者,保證了城市的崛起和城鎮化快速的推進。』倪鵬飛表示,這也為其他國家城市帶來一些挑戰,使其不得不調整競爭戰略,參與到改善城市環境(營商環境、居住環境)中來。

  對於『杠杆』,報告指出,二十世紀改變世界的是全球分工與新技術革命,但使得中國城市崛起的更重要的力量應該是全球分工、農民務工人員和非農聚集。『這三個杠杆,可以說在40年裡是中國所獨有的。』倪鵬飛說。

  對此,現場多位與會專家表示認可,廣州市社會科學院院長張躍國更直言,『報告提出城市燎原一個重要的燃料是農民務工人員,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正確的結論。』

  的確,1978年農村改革的成功,使得巨大的剩餘勞動力得以釋放,同時,隨著教育質量迅速改善,勞動力綜合素質也顯著提高。未來,如何解決這部分已進城勞動力的市民化問題,將是城鎮化『下半場』的重點。

  警惕風險:泡沫、失衡與分化

  當然,繁榮背後不是沒有風險與危機,比如,泡沫還在放大,失衡還在繼續,分化還在加劇。

  報告指出,追求城市的過度增長,必然以脫離實際的過度樂觀的虛假需求與脫離實際的供給能力制造虛假繁榮,必將催生和放大城鎮化泡沫。同時,包括城鎮化的化人、化地、化城與化市內部及其相互間的失衡,城市經濟、社會、文化、環境的失衡,以及城鄉之間、城市之間、城市內部的不同區位之間過度分化也在持續。

  這些無疑都是需要正視和解決的問題,需要進一步探索和改革。

  會議現場,葉裕民從『人』角度,提出了對新舊動能轉化的新認識。『在這個時代,說高新技術產業是新動能是對的,但誰來創造?從要素角度來說,我們認為是人力資本繼物質資本之後,成為中國現代化的新動能。』她解釋到,新的產業需要更多的高素質勞動力,從工業1.0到工業4.0,最基本的表現就是工程師比例持續提昇,『在大的技術進步背景下,工業4.0搞不搞,會不會影響就業,就看工程師能不能培養出來。如果工業4.0伴隨著大量的失業,這是很可怕的現象。』

  葉裕民表示,一定要伴隨著勞動力的大規模培訓來進入工業化的中後期,人力資本積累是城鎮化的事情。『進入城鎮化高質量發展階段,基本前提就是人的高品質生活,而人力資本積累則是人的高品質生活的基本前提。』

  的確,城是人的。經過40年的快速發展,城鎮化必須從追求GDP增長轉向以人為本。正如國務院參事、中國城市科學研究會理事長仇保興所言,下半場的城鎮化一方面要遵循城鎮化內在的規律,同時在這個過程中要還『前半場』的一些債,『我們需要抓緊時間去攻堅克難,來補這個不足。』

  值得注意的是,報告還提出影響發展外部力量正負多變。必須清醒地認識到,中國城市過去40年崛起靠的不是原始創新,中國也還沒有在重大領域擁有核心技術,因此缺乏核心競爭力。同時,中國不僅面臨先發國家的抑制,也面臨後發國家『挖牆』的競爭,在變化越來越快的全球化智能時代,每個城市不僅不進則退,發展慢了也會失敗,『中國城市必須一往無前』。

編輯:高韜
 相關新聞